情感故事

小杨生煎上在上海地位,长时间冷战时男人心态

作者:admin 2020-10-27 09:05:40 我要评论

    前往机械厂的路, 是一条平坦而又宽阔的水泥公路。    这一回的小h兵组织里不仅有雄武会的人,还有文工团的一帮小绿花们,简直堪称雄姿英发,英姿勃勃。    钟麒是个二十出头, 脸上还有很多粉刺的年青人, 长的高大, 英俊,挺拨, 确实挺帅气的,现在的年青人们都好驾驶拖拉机,他就在前面驾驶着拖拉机, 风吹在他紫红『色』的国字脸上, 一派堂堂男子汉的气概。    “小娥, 你说你的运气咋就那么好,能把咱们钟麒钟同学小时候给救了呀, 你原来还一直瞒着不说, 你看他现在多感动?”文工团的姑娘冯思雨趴在拖拉机沿止, 对着同样会在驾驶位上的苏小娥说。    苏小娥是钟麒的对象, 也是雄武会的副团长,当仁不让的要坐副驾驶, 吃最大的土,吹最大的尘,脸上的雪花膏已经和尘土混在一起, 一张脸又黑又黄的,看起来格外可笑。    但这个位置代表的可是权力和荣耀,谁坐谁风光。    苏小娥抽了抽唇,没说话。    其实她看好的对象一直是屠正义, 因为屠正义的前途比钟麒的更好。    但是,屠正义只是在小谷村见了樱桃一面,回到部队之后,就宣告自己十年之内不结婚,而且,也绝不跟她谈对象了,简直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咋想的。    至于说自己是钟麒的救命恩人这事儿,现在的苏小娥也特别后悔。    当时是因为她偷了樱桃的高考分数,而她爸只能改档案,改不了密封在教育局的高考试卷,为了能拿到教育局的钥匙,想办法烧试卷,她才这么说的。    本来只是想谈谈对象,并且从他爸那儿偷到钥匙,烧了试卷,做个了结的。    哪知道一年多过去了,试卷一直没偷到,钟麒还认认真真拿她当救命恩人,还要跟她谈对象?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苏小娥的心里就又坦『荡』了,毕竟是小时候的事儿,这都过去多少年了,钟麒一门心思只信她,而且还是她的对象,这时候樱桃再想翻案救命的事情,以钟麒的冲动,估计得一巴掌甩过去吧?    但愿到时候钟麒不要打樱桃才好。    毕竟樱桃可是她的妹妹,钟麒真要打樱桃,她心里也不舒服呢。    这不,一帮人浩浩『荡』『荡』,往机械厂走的时候,苏樱桃这才开始做自己的准备工作。    厂里的人基本上都躲起来了,只有孙紧和汤姆,珍妮三个忙前忙后,在帮苏樱桃的忙。    而苏樱桃呢,则把家里的饭桌板子卸了下来,在上面划了一个大大的红『色』箭头,就立在自家门前面了。    然后,才拿红漆在上面写字儿:万人坑!英灵们的聚集地,亡魂们的归宿处,革命的鲜血曾经染红过的地方!    “嫂子,你这是干嘛呀,为什么要写这么一行字?”孙紧站在她旁边,一脸『迷』『惑』不解的问。    孩子们也不懂,为什么苏樱桃要这么干。    就连张爱国都从龚书记家出来了,忍不住问苏樱桃:“小苏同志,你写这么一行字是准备要干嘛,你准备怎么应对这件事呢,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?”    “领导,您要我讲,我具体也给您讲不清楚,只能说随机应变吧,您赶紧进去吧,别雄武会的人来了,您一句话说不对,也跟孙主任一样挨顿打,好吗?”    张爱国一想也是,不过这回小h兵们要来,他们领导层没有通知邓博士,让一个小女同志扛大局,他心里挺不舒服。    别的忙帮不上,那就替苏樱桃搞好后勤工作,照顾好孩子吧。    于是他说:“汤姆,珍妮,到伯伯这儿来,不能再在外面玩啦。”    两个孩子其实还是不想跟苏樱桃分开,哪怕这个婶婶也很可能很快就要送走他们,但两个漂洋过海来的孩子对于她的依赖,以及,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的恐惧是大人们所无法理解的。    但苏樱桃对俩孩子并没有那么深的感情,直到看珍妮的嘴皮子上在流血,才恍然意识到,这孩子怕是要憋着不敢哭,咬出来的。    她于是只好尽量把声音放温柔,格外肉麻的说:“这样,你们先去龚伯伯家呆会儿,估计婶婶没时间给你们做饭,到时候你也在龚伯伯家吃顿饭,好不好?”    汤姆是男孩子,而且听叔叔说过,婶婶也是一个小h兵,于是问:“婶婶,你是不是也要去闹革命?那你以后还会再回来吗?”    “当然啦,我晚上就会回来的。”苏樱桃说。    但是汤姆这种狡猾的小孩子,可不是会一下子就轻易相信大人说的话。    就比如他妈妈,总是跟他说自己忙完了就会陪他,但是直到死的时候也没有陪他玩过一次。    而且最后那次走的时候,还谎称自己只是去上个厕所,让汤姆好好坐在地上玩积木。    结果等汤姆发现的时候,她和爸爸已经开着小汽车走了。    然后嘭的一声,汽车爆.炸,他的爸爸和妈妈,就死在了离开他的路上。    这种孩子的心理上是有着一种前无未有的,怕要失去亲人的恐惧的。    所以他跳个不停,笑的比哭还难看:你知道吗婶婶,因为你来了,张兵兵都不打我啦,我刚刚开始对这个地方有点喜欢啦,但你要不回来,我可就再也不喜欢这个地方啦。早晚有一天,我会抢光这个地方所有人的钱。”    遥想将来他要成为一个流氓律师,苏樱桃本身只是想免于博士受一场冲击,怎么觉得在这一瞬间,自己居然肩负起了,替国家挽回国有资产损失的,英雄一样的角『色』中?    当然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她把俩孩子带到龚书记家门口,就让张厂长把俩孩子都给带进去了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转眼等了半个小时,人还没来,孙紧已经紧张的不行了:“这怎么还不来啊?”    “怎么,你就那么想让那些人来革你的命?”苏樱桃笑着打趣,问说。    “肚子好痛,我去撒个『尿』?”孙紧说着转身跑了。    但过了一坐儿又愁眉苦脸的回来了:“不行,我表哥可是我姨花了五个大洋,让留了一趟洋的,你呢,又是我介绍给他的,你们俩谁被批d我怎么着都得一起顶着啊,要不然我们村那些姑娘得怎么看,战场上的逃兵?”    不过她一直捂着肚子:“我的肚子是真痛。”    刷刷刷的正步声从远处传来,孙紧正在想自己是跑呢,还是留呢,一抬头,队伍已经在自己眼前了。    而她一回头,才发现苏樱桃不知道啥时候,把灰『色』的外套脱了,现在身上,也是一身绿军装。    而她穿着一件蓝卦子,在这一行行绿『色』的军装中,就像一只野鸡被放进了天鹅群里?    救命啊!    孙紧在心里又嚎了一声。    “钟同学,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你们最近过的好吗?”就在孙紧的注目中,苏樱桃刷的敬了个礼,握上了钟麒的手。    钟麒,标准的,狂热的,认为只要人足够多,他们这个团体能把革命搞上月球,甚至搞上太阳,让红太阳的光辉照万代,把物理规律当狗屁的那种人。    一把也握上了苏樱桃的手:“鼓足干劲,力争上游,我们没有一刻懈怠过,一直在为了国家,为了人民而奋斗,过的很好。”    苏小娥在一旁捅了捅钟麒,悄声说:“找博士!”    钟麒是这样的,因为樱桃跟他们一起读书的时候,比他们都小,所以他一直拿樱桃当小妹妹。而樱桃呢,一直是土土的,灰扑扑的。    高考完,分别了一年的时间,曾经的小妹妹也换上了笔挺的绿军装,不但个头猛的拨高了,身材也玲珑有致,站在文工团的一帮女同志面前,不说毫不逊『色』吧,甚至能把那帮女孩子全给比下去。    毕竟是同学,曾经俩人的关系还挺好,而樱桃呢,又是个特别有趣的女孩子。    抛开同志情,他真的很想跟樱桃好好叙叙旧的。    直到苏小娥捅了他一下,钟麒才连忙说:“对了,关于博士的事情,咱们是不是该……”    “既要提高警惕,也不能忘了重温旧社会那段历史,是这样的,钟同学,既然你们来了机械厂,我觉得我们最重要的是要重温旧社会的那段历史,而我呢,毕竟比你们多在机械厂呆了几个月,再这方面,可以做做你们的老师,毕竟领袖说过,只要有学问,人人都可以当老师嘛。这样吧,苏小娥同学,我先问问你,你知道机械厂在旧社会是干的吗?”苏樱桃把话头一转,就把矛盾给避开了。    “听说是个武器工厂?”苏小娥没想到苏樱桃会直接跟她对话。    而她还真不知道这个,毕竟她从小到大,除了跳忠.字舞就是给自己涂抹化妆品,要不就是跑百货商店,看哪家百货商店有好用的化妆品,哪知道机械厂的历史?    “这儿曾经是日伪军的兵器工厂,专门用来生产,制造残害我国人的枪.支,弹.『药』的。”后面有个女同学喊了一声。    苏樱桃立刻鼓掌:“这位女同学说对了,这个地方正是曾经日伪军的武器工厂,那你们又知不知道,这儿曾经死过多少劳工,而其中又有多少潜伏在武器工厂,意欲毁掉武器工厂的,我党战士?”    这下,大家答不上来了。    “因为邓昆仑的父亲,也就是我的公公正是死在这儿的,所以我了解了一下,3426人,那些人要用一个坑来装的话,那个坑,得跟足球场一样大。”苏樱桃极尽夸张的,伸出双手比划着。    毕竟都是年青人,好些个都是才十六七岁的孩子们。    顿时所有人都沉默了,他们不过几十个人,就是这么黑鸦鸦的一大群,几千人,那得有多少人啊?    “这样吧,咱们去参观一下那个曾经盛过劳工,和烈士们英灵的湖泊,好不好?”苏樱桃说着,把手指向了自己家的饭桌,上面写着的三个大字:万人坑!    亡灵,鲜血,不死,一行大字在大家的眼前不停的闪烁着。    “这种参观可太有意义了,苏樱桃同志,你的觉悟可太高了,咱们走吧,去参观,缅怀先烈!”钟麒于是说。    队伍顿时被鼓动了:“走,大家一起走。”    转眼,队伍就到万人坑了。    真是没想到,有着那么一个渗人的名字,居然会是一个如此漂亮,精致的湖泊,湖边的墙上都贴着大理石砖,上面是用纸糊的“到山上去,到乡下去,到贫下中农中间去”的标语,而下面则是用浮雕写成的“共建大东亚共荣圈”的,日伪军时的标语。    再往后面则是一大片一望无际的荒野,那也是属于机械厂的地方,要用来建造更加大型的,能够生产大型掘进机,钻凿机的厂地车间。    不过因为革命的发生,建设暂缓了,那片土地就荒废成了一片阔达30公里大的,无人,蛇虫鼠蚁出没,就连孩子们都不敢轻易踏足的荒草滩子。    站在湖边,钟麒真是感慨万千,眼泪都要出来了:“所以我们的先辈,不知道有多少曾累死在监工的鞭子下,并默默的被沉进这片湖里”    毕竟离全面解放也不过十几年,这帮孩子大多是解放前后出生的,枪.炮,硝.烟,战火,以及敌人刺刀上的寒光,离他们并不远。    而死去的那些亡灵们,几乎每个孩子的亲人中间都能追溯到一个。    随着钟麒摘掉自己的帽子,男孩子们纷纷都摘掉了自己的帽子。    “钟麒,不要忘了正事行吗,博士,博士!”苏小娥悄悄的,又凑到钟麒的耳朵边,就来了这么一句。    不是她着急,而是正如她所预感的那样,钟麒一直和樱桃站在一起,她真怕自己撒谎的事情被戳穿,想赶紧去斗博士。    但她不知道的是,苏樱桃等的也正是她这一句:“什么,小娥同学说她想到湖里去游泳,亲自感受一下那些英灵们,先辈们曾经受过的苦,你们可是知道的,小娥同学曾经可从水里把钟麒救出来过,她游泳游的肯定特别好,大家要不要看小娥同学给咱们游泳?”    “啊?”    “真的?”    “来啊,大家一起下水啊!”有几个男同学说着,外套一脱,直接跳水里了,苏小娥还不想下水,一把就被苏樱桃给拉下去了。    “救命啊!”苏小娥旋即一声大喊,说着,还想拽钟麒的手:“钟麒,救我!”    苏樱桃也是只脱了外套,里面还穿着背心儿,裤子在水里吃水的厉害,不过她毕竟从小就是在小谷村的河里游泳游大的,水『性』比这儿所有人的都好,游的可好了。    男孩子们此时释放了自己,谁不想玩水啊,都在拼命的往湖中间游,有些女孩子们不敢下水,在河边站着也在脱了鞋子戏水,这是玩吗,当然不是,这是缅怀先辈,借此在水边玩一会儿,欣赏一下这湖光山『色』,水波泛泛,它不香吗?    斗博士的正事儿?    她们早忘啦!    唯独苏不娥不会游泳,在水里又扑刨不上来,而苏樱桃呢,虎视眈眈,就在她身边看着她。    “钟麒,拉我上去……”苏小娥莫名觉得樱桃这会儿有点疯,于是扑着水,气急败坏的叫着。    她曾经可是家里所有人当中对樱桃最好的人,拿了樱桃的分数,她又不是没补偿过樱桃,那些她不穿的衣服,不全送给樱桃了?    而樱桃现在对她这么凶,她就只想让钟麒斗倒博士,让樱桃也跟着下牛棚去吧,但是钟麒不来救她,她难道被淹死在这儿?    快要没下去了,苏小娥扑腾着爬了起来,不过紧接着苏樱桃一把就把她给摁下去了:“钟麒,小娥逗你玩呢,你想想,她小时候能把你从池塘里救出来,可见她的水『性』很好,怎么可能要你来救?”    苏小娥:“……”    但是这就完了吗?    苏樱桃一把抓起她的后衣领子,笑嘻嘻的就问:“小娥,咱们俩现在聊聊高考分数的事儿,好不好?”    湖光山『色』,风景如画。    这种场合下聊聊往事,多好?    苏樱桃可是端庄,温柔,贤淑的博士夫人,才不会跟人撕破脸呢。    她得在缅怀先烈的时候,让苏小娥自己把真相说出来。    当初要是大学不停办,现在的樱桃可凭借那个分数已经上大学了,而且现在的大学不但管食宿,学费全免,要是家庭困难的组织还会安排夜间工作,让她赚钱补贴家庭呢。    苏小娥以为,属于她的那么好的机遇,她就白抢啦?    苏小娥泪语涟涟,泣不成声,在大家看来,她这绝对是给革命先烈们感动的呀。    招供,当然也是因为她实在太感动了!
相关文章
  • 小杨生煎上在上海地位,长时间冷战时男人心态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