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有蝴蝶飞到我的脚上,两个人一起当家教

作者:admin 2020-09-19 10:34:26 我要评论

    房间,夏梦也已经醒了,但不想动。

    报以热情之后,反应最直观的,是身体,懒到怎么都睡不够一样。知道丈夫应该去买早饭了,她无聊拿手机应酬工作。

    普法论坛技术这块,古清河在兼顾。公司琐事,助手张静可以完全代理,等再新招两个助手跟副总,她公司的杂事基本可以丢开了。

    可这不意味着会轻松下来,相反,随着论坛发展壮大,对她将会是更大的压力。公司决策,投资引资,应酬,方向……

    一个想法,都需要慎之又慎,想之又想。

    来天海,是看他,也是工作即将步入新阶段的心情提前调整。

    打字费力,她随口语音回应:“静姐,我大概今天下午可以回公司,转告人事把招聘的事往前提。再就是,别忘了去东阳大学签一批应届毕业生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去东阳大学?上京市那边有几所大学主动联系过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再解释,我跟钱校长已经谈妥了。他会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交代着,她转了下眼睛,见是丈夫进来,想及自己因为他差不多整宿没睡着。忍不住放开手机,用力丢了个枕头。

    韩东一手拿着吃的,一手接住枕头。看着她眼中那种说不出恼怒还是羞怯的韵味儿:“吃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夏梦双手死掖住被角往里躲着,笑着:“你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韩东把早餐放下,隔被子压在她身上。双手认真帮她把头发拨开,近在咫尺看着:“这么翻脸不认人,昨晚可没听你让我离远点。小梦梦,要讲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夏梦被他“小梦梦”称呼惹的浑身颤栗:“你,你酒还没醒。”

    韩东低头亲了下,又反复如雨点:“在你身边怎么可能醒。”

    夏梦吱呜偏头躲闪:“我没刷牙……呜。”

    闹腾间,察觉男人又要脱衣服,夏梦声音都软了下来:“老公,再闹我就起不了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找别的女人闹,你好好睡……”

    “敢!”

    夏梦本能抓住他手腕,将人重新带到自己身上,主动昂首索吻:“你看也不能多看别的女人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看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谁会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宝贝,你什么时间买的那些衣服?”

    夏梦脸莫名红了:“刚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穿上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穿。”

    “不穿买来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买就买,跟你有什么关系……”话说半句,她受不住男人动作,慌忙改口:“下次,下次我一定穿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想看。”

    夏梦紧搂住他脖子,防止他再使坏,咯咯直笑:“我穿,我这就穿,你滚远点,烦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东没再逗她,等女人窸窸窣窣穿好衣服去洗漱,拿着杯粥边喝边靠着浴室门口:“我今天跟你一块回东阳,机票多订一张。”

    夏梦刷着牙,含糊而诧异:“不陪你的关总?”

    “同事哪有老婆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跟老婆谁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就一个,有老婆,我想生几个女儿就生几个女儿,你说哪个重要。”

    夏梦被他逗的差点将漱口水咽下去,忙吐掉咳了几声:“老公,你昨天喝的什么酒,我回东阳帮你多买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买酒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喝点酒都转『性』了,说明酒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夏梦翻了下眼睛:“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做什么亏心事,昨天到现在一张嘴抹蜜了一样。说实话,我昨天要不来,你会不会送关新月回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,她要比你漂亮我还考虑考虑,关键跟你差的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信你们男人的,智商真的为零了!某人跟我打电话的时候信誓旦旦说没跟关新月在一块,后脚就抱着人进酒店。难道她醉倒趟路边,你顺便碰上,不忍心她挨冻,才捡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谎是怕你多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想的更多。”

    韩东尴尬:“别墨迹,赶紧,早餐都快凉了!”

    夏梦嘟囔着做贼心虚,转问:“明明呢,你不说明明在酒店里。”

    “旷工挨训,昨晚连夜补戏太晚,没回这。估计该来了。”

    门铃声这时响了响。

    韩东回头问了句,关新月声音随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夏梦洗脸的动作顿住:“愣着干嘛,去开门啊!不对,她怎么知道我房号?”

    “我买早餐路上碰到她了,要来跟你打声招呼,我告诉她的房号。”

    夏梦嗤笑:“我跟她有什么招呼好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门到底开还是不开?”

    “人都来了,不开门,我多没礼貌。我看看她什么来意!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俩聊,我给明明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韩东转身把门拉开,借打电话的说辞,暂时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永远别掺和到女人的话题中,真理。妻妹跟关新月相处他就够头疼的,换妻子,避而远之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梦来天海带的东西不多,所以仅净面拢了下头发,就离开了浴室。

    丈夫不在,房间就关新月一个人。她指了指沙发:“关总,先坐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笑了笑:“小梦,什么时间到的?”

    “昨天。”

    夏梦倒杯茶递过去,坐在关新月对面,也笑:“关总,我前阵子真以为自己不小心哪得罪了你,电话跟其它的通讯方式都联络不上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十指并拢,歉意:“误会,有些情绪化,来就是找你道歉的。我之前一直以为东子被警察盯上是因为你,后来东子主动跟我解释清楚了。是我想的有偏差!”

    “他帮过我太多了,我真的特别珍惜这个朋友。小梦,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夏梦端着茶的手微晃:“当然理解,他人一直这样,对任何朋友都尽心竭力,有次因为一个普通职员,跟我冷战好几天。不过别人对他确实也都不错,所以我也懒得较真到底谁在他心里更重要。因为谁都不重要,包括我这个妻子。最重要的是我们家那个小姑『奶』『奶』!她叫声爸爸,比我叫一百句一千句老公都管用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转目:“茜茜八个多月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特别聪明,虽然不会说话,但一到一百这些数字,我叫一个,她就能指出来。我都没敢想过,我这么笨的人,能有个这么聪明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说笑了。你这种高学历的人都笨,那我跟东子这种文盲还怎么站得住脚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真文盲,关总不是。关总在我心里不光学富五车,还是国内少有的,真正的女企业家。没开玩笑,说真的。成人大学的学历,比常规大学的要更具备说服力一些。尽管社会跟大多企业不认同,但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由衷感慨:“小梦,越来越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近朱者赤,跟关总你接触,谁都会受到点熏陶。”

    言辞由平缓转为咄咄。

    关新月低眼拿出手机观看:“还有点事要处理,本来说中午要请你吃饭,东子说你工作忙。下次吧,有机会回东阳,咱们再好好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那关总慢走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起身,又愣了下:“对了小梦,昨天的事你千万别多想。是我不放心别人,非让东子送我的,跟他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夏梦挑了下眉头:“不会多想,男人在外,哪个不接触一些不三不四的角『色』。我还专门交代他要多跟关总这种正派的人相处,远离那些真正有味道的女人!以后关总要是有事,不用客气,尽管吩咐他做。他敢不听,我帮你教训他!”

    <!-- 88:93757:44638830:2018-12-07 03:40:44 -->
相关文章
  • 有蝴蝶飞到我的脚上,两个人一起当家教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