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女人发狠比男人可怕的多,一见到学长就湿透透了

作者:admin 2020-09-19 09:43:40 我要评论

    ,最快更新上门女婿最新章节!

    离开现场,车辆跟赶来的警车,救护车,对向而过。

    王陆军悄悄拿纸巾擦了擦汗渍:“韩先生,今儿差点出事您知道吗?”

    这番折腾,韩东的酒意也差不多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也不太清楚。不过,我得提醒您,离他们远一些”

    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韩东再不多问。..

    人不可能是寻常人,陈彦丰跟这种人关系不浅,其本身又能正派到哪?

    结合前阵子警方对其的盯梢,韩东彻底生了戒心。

    回到沈冰云住处。

    带着满腔心事,韩东辗转反侧,难以安眠。

    卧室香味熟悉,女人气味撩人。

    然再没有浮想联翩的心情。

    不知道几点钟,应该是凌晨三四点左右,他才进入睡眠。

    期间,身边似乎有人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沈冰云回来,懒洋洋的也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夜,就在如此醒不来,睡不踏实的情况中溜走。

    他高热已经退却,身体也恢复了健康。可不知怎的,醒来之时大脑里仍像开过了一辆火车。

    嗡嗡发麻,疼痛不堪。

    醉酒后遗症。

    身边无人,客厅里却有做饭动静。

    韩东洗漱了下,穿着拖鞋打开了卧室房门。

    沈冰云的这个公寓,厨房跟卧室是对立的。

    韩东的角度,能看到女人忙碌的背影。

    一件普通的浅色紧身毛衣,围裙扣在盈盈一握的腰后。低腰牛仔裤包裹着的臀部,紧绷,惑人。

    没有过于隆重的装扮,却美的让人心颤。

    她应该凌晨四五点钟才睡,而现在才早晨八点不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可能只睡了两三个小时,甚至更短。

    沈冰云听到了动静,回头间,几缕凌乱的发丝散落在了额头上。略带憔悴,反美的素洁。

    “东哥,醒了。早餐等会就好。”

    韩东走到她身后,无声息抱住了她。下巴垫在女人平滑的肩头,嗅着来自她身上那种浅淡,独特的香味:“等会还上不上班?”

    沈冰云被他搅和的心乱如麻:“上,刚开业,还没完全稳定下来需要亲力亲为。再说,别人我现在还不放心”

    韩东没回应,手自若穿过围裙钻进了毛衣底摆。顺着她细滑的肌肤,蔓延,流连。

    沈冰云脸色转红:“东哥别捣乱做饭呢。”

    韩东嘴唇在她耳畔啄了下:“你做你的,我做我的。”

    沈冰云罕少感受到过男人触手可及的这种热情,激情。

    意乱,丢开手中的厨具,转身揽住了他颈部,贪婪索吻。

    忙乱间,沈冰云后背被抵在了厨房墙壁之上。

    加重了的呼吸,越来越乱的思绪,让气温升高,让血液沸腾。

    一个热血方刚,却很久没碰过女人的韩东。一个初识滋味,想而不得的沈冰云。

    碰到一处,一发难收。

    点燃着的煤气,被韩东顺手关掉。吃早餐,此情此景,只有扫兴。

    急不可耐的,预示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沈冰云还要上班,两人大概还会再纠缠至少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云歇雨收。

    沈冰云整个身体上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渍,跟韩东前后去往浴室。

    一番洗漱,少不了再度冲动。

    只都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不光沈冰云需要上班,韩东也需要去东胜处理公司事务。

    十分钟之前,夏明明就已经打电话来催他了。

    共同出门,在外头的早餐店对付了下,两人乘坐同一辆车,先由韩东送沈冰云银河。

    挺随意的相处方式,期间都没有提一些不适宜的话题。

    车子,在十五分钟内停在了小银河门口。

    沈冰云有些不舍,临下车前道:“东哥,家里的钥匙,我昨晚塞你钱包里了一把别住酒店了,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韩东闻言,摸了摸口袋。钱包里果然有些痕迹。

    沈冰云待得到回应,侧身自然在男人嘴唇上印了下:“那我走了,你自己路上小心,开车别太快。”

    韩东答应着挥手。

    等人进入小银河,他将车子掉头开往东胜。

    很想追问一下她跟张庆到底什么关系,具体又知道其多少来历。

    斟酌着,终究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沈冰云跟他解释过这个,再问,无疑是会带着些质疑跟不信任。

    现在,还没有必要这样。

    东胜。

    随着上班时间到点,陆陆续续的有人赶来。

    从资金到位后,除了为铺开公司业务做准备,同时也招聘了不少新的员工。

    二三十个人,不多,但暂时性能维系公司的运转。

    至于更多的人才需求,要等一切步入正轨之后再考虑大量招工。

    有钱,就永远不缺人才,韩东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此刻,会议室,人员刚刚就位。

    是一上班,大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到了这儿,商讨下一步的计划。

    夏梦没穿工作装,只有一条休闲长裤跟一件雪白的衬衫。外套是黑色的长款女性风衣,这会在旁边的椅子上放置着。

    素面,没有精心打扮,却十分的干练。

    一次次的挫折挫败,带给她的是心理承受能力短期内的急剧上升。往常,碰到这种局面,早便垮了。

    她认同韩东的看法,越遇到事情,越要避免着急。否则,只会越来越糟糕。

    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,上班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。而韩东,迟迟未到。

    她大概能想到他昨晚在哪,麻木到不堪琢磨。

    俩人关系也就这样了,不必再庸人自扰的去想他到底跟哪个女人在一块。毕竟,他不会在意,别扭的只有她。

    扣了扣桌面:“行了,不等韩东,咱们开始。我先提几个待解决的问题,大家各抒己见。生死存亡的关头,除了靠咱们自己,别无它法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扫了眼满脸倦容的唐艳秋:“秋姐,你昨晚工作进度如何?”

    唐艳秋道:“已经让所有人停止继续收购。”

    吴晓迪跟着说:“网店那边我进行了二次数量售卖调整,靠着手头的货,还能再撑三天。三天后,还不能上新的器材,货源就断了。”

    夏梦认真在听着。稍作考虑,她问夏明明:“你呢,跟微博方的交涉有没有进度。”

    东胜现在没有公关部门,所有来源于夏明明微博账号的问题,都是她自己在申诉,找律师进行沟通。

    夏明明恍惚着:“对方态度有点不明朗,我估计暂时性账号不会被封。但那条被删掉的微博想要解禁重发,很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昨晚没睡好?”

    夏梦看她眼皮子打架,怏怏无神,略带讽刺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夏明明理解她有压力,不好训斥其它的员工,只能拿自己这个亲妹妹开刀。

    撇撇嘴,装没听到,也不回应。

    唐艳秋道:“夏总,我觉得现在最大的关键就是,怎么让网店恢复流量,让东胜的东西不至于在这种亏本状态下都卖不出去。其它的都可以暂时缓一缓,后再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那大家都有什么好办法,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在场六七个东胜的骨干人员没人轻易说话。

    这在很多人眼中是个死局,有些建议自己都能否掉,还有什么必要说出来供讨论?

    夏梦连续咳了几声,稍显狼狈。强撑着若无其事:“办法都是慢慢想出来的,不管可不可行,多论,多推翻,未见得不能触类旁通。这样,我先说说我自己的看法。一方面,网店的流量问题,我觉得可以通过广告,带进来一部分。通过咱们个人的自媒体,账号,公众号等,发动亲朋好友也能带进来一部分。另外催一下加工厂那边进度,最快先上货,跟网店的销售量接轨”

    “第二点可以试试,但第一条我觉得行不通。先不说广告费的高昂,东胜出不出的起,关键是没办法回本。本就亏损,再拿钱砸广告继续扩大亏损,怎么着都不合逻辑工厂进度三天内更不可能,韩东要求的半个月都很紧迫”

    “对了夏总,还联系不上韩东么?他一手造就了这种局面,以我为对他的了解,他应该会提前有所打算。或许会有好的建议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夏明明忙道:“秋姐,我姐夫正在路上,应该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真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唐艳秋低声抱怨着,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急的火烧眉毛,他作为公司的股东之一,竟然还迟到。
相关文章
  • 女人发狠比男人可怕的多,一见到学长就湿透透了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