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指甲盖翻了流血要多久好,热水袋里的液体漏到被套上

作者:admin 2020-09-19 09:43:37 我要评论

    苏柔的力气很大,她必须要促进华美跟DR两家公司的合作,因为周荣光答应过,只要她能够办成这件事,就让她风风光光的嫁进周家,成为周家名正言顺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她使劲儿的拉着苏沫的手臂,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甩出去一样,苏沫的身子都跟着晃动了几下,要是背后没有林亦寒的支撑,她恐怕早就摔到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愣着干什么,把这个疯女人给我赶出去——”林亦寒斜着眼睛看向张哲西,眼神中带着腾腾杀意。

    张哲西赶紧行动起来,直接就把苏柔给拉开了,把她往门外推。

    “苏沫……你要帮我……苏沫……”苏柔还在大声的叫喊着苏沫的名字,已经顾不得什么形象问题了,就算此时此刻的她狼狈非常,她也必须尽最大的努力。

    碰——

    再怎么样也拗不过一个男人的力气,苏柔被张哲西从病房里赶了出去,病房的门砰的一下就关上了,还能够听得见苏柔在外面叫喊的声音。

    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。

    苏沫有些失神,往后退了两步,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林亦寒把掉在地上的那份文件捡起来看,那双锋利的剑眉紧紧的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看完文件上的内容之后,他又转头看了看苏沫,苏沫的脸色有些苍白,好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呵,白虎堂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林亦寒轻飘飘的说了一句,似乎并没有把这份文件放在心上,同时,他的话也把苏沫飘忽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苏沫转头目光慢慢的看着他,看了好久也没有移开自己的目光,苏沫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她想跟林亦寒求助,可是又不确定这个人会不会帮她,或者在帮了她之后会不会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“张哲西——”林亦寒对外叫道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从外面打开,苏柔已经被张哲西让手底下的人给拖了出去,病房门外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安静。

    “boss。”张哲西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个文件去白虎堂问问,他们是长了几个胆子,敢动我的人。”林亦寒顺手就把文件递给了张哲西。

    “好的boss——”

    “叫他们白老大亲自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张哲西再次退出病房。

    苏沫眼见着林亦寒吩咐了这一切,似乎她的难题瞬间就得到了解决,一切对于这个神一般的男人来说都是那样的简单,他同样能够带给人安定的感觉。

    林亦寒对上苏沫那双干净的眼睛,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一阵子,好像谁都想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心中所想,只是谁都没看清。

    苏沫回过神来,撇开眼,默默的低着头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又帮了她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一句谢谢来得太容易了吗?是不是应该……表示点什么?”林亦寒猛然上前,动作飞快,苏沫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腾空而起,下一瞬间就到了医院的床上。

    又是一上一下,她被压在下面。

    用拳头捶了一下他的肩膀,一双怒目瞪着他说:“你想干什么?这里是医院!”她有些害怕,这种气息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某总裁却恬不知耻的问了她一句:“你的意思是,不是医院就可以吗?”

    当然不可以!

    这种事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呢?

    当然了,那天晚上不算……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苏沫怒了。

    某人似乎挺欣赏她发怒的样子,在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,各种表情变换多彩,她张牙舞爪的样子,就像是一只小野猫。

    “要你以身相许。”他更进一步,炙热的呼吸吹进的苏沫的脖子里,让她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感,就像是触电一样穿透全身。

    “滚——”她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这里tmd可是医院。

    一会儿要是有人进来了怎么办?

    丢脸要丢到姥姥家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以身相许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爱上了这样的恶作剧,她越是拒绝越是挣扎,他就越是想要去靠近她,人也变得越来越厚脸皮了。

    “苏沫,你看我给你买了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门被从外面推开了,顾怀给苏沫买了吃的回来,然而当他打开房门看到眼前的一幕,手里提着的东西瞬间滑落。

    林亦寒已经起身,苏沫也跟着坐了起来,扯了扯自己身上有些狼狈的衣裳,一张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。

    “顾怀……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该怎么解释?她把记恨的目光投向了某人,而某人依旧跟个没事儿人一样,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……”顾怀一步退了出去,打算重新把房门关上,刚才那一瞬间的震惊他虽然难以接受,但也很快回过神来,作出该有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顾怀……”苏沫叫住他,连忙从床上下来,光着脚来到他身边,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我跟他……”哎呀,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,还能说的清楚吗?

    苏沫看向林亦寒,其实是想让他帮着一起解释一下,可是那家伙就好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,风轻云淡的看着她,眼神中还带着些得意,好像在说:我看你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“顾总监的伤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林亦寒上前一步,跟苏沫站在一起,两个人看上去还挺般配的。但这对于顾怀来说,无疑是一种视觉上的刺激,让他的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刚才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有劳林总挂念,已经好多了……”顾怀的语气还算平静,却不敢再多看苏沫一眼,多看一眼,都会让他多心痛一分。

    林亦寒点了点头,“那就好,既然盛达跟DR合约已签,不知道顾总监什么时候回美国,我这边也好替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回美国?

    苏沫有些不舍的目光看向顾怀。

    他这就要回去了吗?

    “公司派我回国促进跟盛达国际的合作,原本签了合同以后就要回去的,可是我已经跟公司申请,留在国内督促这一次的合作事宜,暂时还不会回去。”顾怀回答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之前,他暂时不回美国,是有自己的私心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只能说得冠冕堂皇一点。

    为了两家公司的合作。
相关文章
  • 指甲盖翻了流血要多久好,热水袋里的液体漏到被套上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