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赵教练女学员孙潇潇40,强行贯穿撕裂疼

作者:admin 2020-01-22 12:49:49 我要评论

    被冯刚弄的浑身s痒,夏红娇躯震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还吃不吃的?”

    冯刚摇了摇头:“不想吃饭,就想吃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夏红拒绝道,鼻翕一张一合间,轻声问道:“你就有那么的等不急吗?反正今天你又不回去,今天一晚上我都是你的,你又何必现在就过来折磨我呢?”

    听着夏红声音里的无奈与乞求,向来怜香惜玉的冯刚想着现在自己确实猴急了些,再怎么着,老师也不会跑啊。

    “不用我帮忙吗?”冯刚温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夏红轻摇螓首,x脯依然剧烈地起伏着,“我也做不了j个菜,很快就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冯刚在夏红的腴t上捏了一把,只感觉弹x十足,l感翻天,转过身便去到客厅,开着电视,一边玩手机一边听电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庆镇,热闹的街道上。<script>s1;</script>

    “意想不到的美”f装店里,方艳正给j个两个进来选取衣f的客人推荐着j款最新的春装,经过她出se的口舌说辞,那顾客明显有些心动,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试穿的衣f左摇右摆,ai不释手,极是满意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口突然“哐哐哐”的捶门声音。

    做为店老板的方艳立马转过身,却看到门口站了四五个身形彪悍的青年朝着屋里走了进来,一边走一边叫着“老板”。

    看到这帮人,方艳心里顿时有了底,这种事情,在哪里都会遇到,就是当地的混混过来收保护费的。

    “哟,是青哥啊,”方艳笑着迎了上去,“今个儿过来挑两件衣f啊?我这里有刚刚进店的今年最流行款的衣f,不仅价格便宜,而且穿在青哥你的身上,那绝对是超级有范儿的,要不要试一试?”

    “少来少来。”当前的一个留着莫西g头发的青哥不耐烦地说道,把手一伸,说道:“老板,保护费。”

    “青哥,”方艳依然是陪着笑脸,“这保护费上周不是才收了吗?怎么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能收吗?谁规定今天不能收保护费的?我们的青哥看得上你,所以才过来找你收保护费,不行吗?”话还没说完,青哥旁边的一个小弟便很不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青哥的手依然伸着手,黑着脸说道:“保护费,给吧!”

    方艳自知现在没办法跟这些亡命之徒计较,只等以后再想办法把这些社会渣滓处理掉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既然青哥看得起我们意想不到的美f装店,那今天这保护费我就给了。”方艳笑着应了一声,转过身便去店里拿了一百块钱塞在了青哥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青哥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,脸上有了笑容,“那就祝老板生意兴隆,财源广进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

;方艳着他们一群人的背景,牙齿咬的“咯吱咯吱”响,这些人,怎么就这么无耻呢,也不知道廖芸一天到晚在忙些什么,这些垃圾怎么都不管一管呢?

    方艳和廖芸之间也只是简单的初识,在冯刚家里吃过饭,见过一次面,但是就这点儿关系,自己也不好找廖芸帮忙,而且像这种混混,就现在东庆镇的治安情况,估计也是打不绝的。

    “得

    给冯刚说说看了,他和廖所长的关系好,兴许会有点儿办法。”方艳暗暗地说道,想着店里还有顾客,转过身,继续给那顾客推销自己的衣f。

    方艳知道这种问题必须得马上解决,等着过段时间,自己把旁边的这些店铺都给收购过来了,那时候自己掌握着好j家的门面,这些混混隔j天就过来一个门面一个门面的收保护费,那自己的利润全部给他们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哥出了门,绕了一个弯,旁边的道:“青哥,这姓方的nv人是个聪明人呐,一问她要,她马上就给。”

    青哥目光一寒,道:“明天再去收,我倒她是不是天天都有钱给。”

    “青哥,这天天去收,我怕……把她给惹急了,最后我们不好混呐。听说这新上任的廖所长是个y茬儿,她要报了警,让了廖所长知道了,这东庆镇只怕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啊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青哥不屑地说道,“只管做就事,廖所长那里自然有人替我们摆平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冯刚便骑着三轮车回到了紫荆村。

    甫一进村,便发现村子里果然多了不少戴着hse安全帽的工人在村子里忙碌着,或拉尺,或打桩,或比划,看来九州国际果然已经开始在紫荆村动工了。<script>s1;</script>

    冯刚先回到了家里,听到摩托车响的阿丽娜立即从堂屋里走了出来,看到冯刚,漂亮的脸蛋上瞬间就浮出幸福的笑容,叫了声“小刚哥”,便迎了上去帮冯刚提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不用你忙,你怀有身y,还是别做事的好。”冯刚柔声说道,跳下车,把车厢里买的东西,一包一包地往下面提,同时问道:“妈和爸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俩去田里薅c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家g啥呢?”

    “没别的什么事,就看看视。我本要去地里帮忙,他们愣是不让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真闲的没事呢,就在咱们红红天好好里走一走看看,看看有哪些问题需要改善的,回来再给我说,我来一条一条的改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不懂,我不敢说什么。”阿丽娜自卑地说道,神se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她这段时间一直萦绕在心头的一个梗,想着冯刚身边的nv人都有一技之长,关键时刻都能够帮助到他,只有自己,一无事处,感觉啥也帮不上,而且自己一天到晚都闲的发慌,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越发的觉得自己和其他nv人的差距。

    冯刚扭头看了阿丽娜的神se,自然猜到她在想些什么,一把握住她的纤纤玉手,柔声说道:“你不懂不要紧,你可以学啊,你有时间,可以学一学这方面的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都不认识字,怎么学?”阿丽娜越发的自卑。

    阿丽娜从小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寨里面,条件艰苦,民风纯朴,j百年基本都没有人走出寨子的,哪里有人读书习字?

    “没事,这都可以学。”冯刚柔声说道,“以你的聪慧,要学这些还难吗?”

    刚刚把车厢里的东西搬到屋里,突然听到村子外面突然传过来激烈的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呢?”冯刚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又是杨桃嫂子那边吵起来了……”阿丽娜回答道。
相关文章
  • 赵教练女学员孙潇潇40,强行贯穿撕裂疼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