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故事

每天晚上皮肤痒,小刚与家族女人

作者:admin 2020-02-21 12:00:39 我要评论

    王宝芝回家了。

    甘不甘心?

    那是后话!

    外面围观的人群一见没啥热闹了,自然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江一水跟在父亲身后进了屋。

    抬眼望着他消瘦而落寞的背影,也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觉得一阵心疼,紧走了几步,赶到父亲的身侧,挽着他的胳膊,“爹,你别着急!徐家的钱,我有办法还!”

    江天来用一只大掌,包裹住女儿的小手,“嗯”了一声,拉着她,一起坐到了炕沿上。

    静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他才拽过炕桌上的旱烟匣子,掏了些碎烟叶,缓缓的铺到烟纸上,又仔细卷成了个卷儿,放到唇边舔了舔……

    窗外的晨曦暖暖的洒进来,清晰的拢着他的双手……粗粝,宽厚,大概是由于刚下地的缘故,指甲里还带着黑土呢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放空的聚焦在烟卷上……直到江一水儿划着了一根洋火柴

,递到了他的面前,“爹?我自己做主退了婚,又放狗咬了王宝芝,你不怪我吧?”

    江天来才仿佛如梦初醒一般,“怪啥?”

    把卷烟对着了火,使劲吸了两口,内疚的轻轻叹了口气,“唉,一水儿,都是爹拖累了你!当初,如果不是我得了病,也不至于连累你,找了个这么不着四六的婆家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。

    江一山跟进来了。

    也没找地方坐,直接往门框边一依,两手抄着袖口,吸了吸鼻子,“爹,要我说,这事儿不怪咱家任何人!就没徐家这么“秃了反仗”办事的,是他们悔婚在先,咱家还退他礼钱?哼!惯的他!依着我,就不退!爱咋咋地!他们敢再来闹?闹一次?我打一次,我还就不信了,切!我打不服他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江天来瞪了儿子一眼,“一水将来还要找婆家的,我就算是再穷,也要砸锅卖铁把这100块钱还上,省得王宝芝破裤子缠她的腿,影响她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砸锅卖铁。”江一水胸有成竹的一笑,“爹,你别操心了!我已经有主意了,这钱,也用不了一个星期,我提前就能还上!”

    “啊?你说啥?还提前还?”江天来怎么也不信,才18岁的女儿会有这本事,“这100块是多大的数儿?你哥和我一天工分才5分钱!我两绑一块,不吃不喝,也得还三年!你个小丫头片子,能有啥办法?”

    一转念仿佛明白了,“哦,我明白了,你是不是要去卖山参啊?不准去!”

    “不是!卖山参也卖不到一百啊!”江一水皱了皱眉,“不过,爹,我就不明白了,卖参怎么了?既然咱家有采药的本事,为啥不用呢?偏偏就要过穷日子?越穷越光荣?扯!反正,不管你怎么说,这参我是卖定了!我已经打听清楚了,县里有个叫雨天街的地方,专门有一些小贩子收购各种粮油票和稀罕物,再倒手出去赚钱,我还听说那条街上有个叫冯五的,他专收草药,我去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江一山和父亲几乎异口同声的喊出来。

    江天来飞快的向窗口看了看。

    确定院里没人偷听了。

    这才用手狠狠的敲了两下桌面,“一水,你这胆子也太大了!私自挖参都要犯错误,你还敢卖到黑市上?你这是挖社会x义墙角,这要是被抓住了,轻了,要当着全村人的面做检讨,重了,还会被游街判刑的!”

    江一水不服,小声的嘀咕着,“人参是山里长的,也不是村里养的,我挖什么社会x义墙角?”

    “你犟啥?”江一山怕妹妹吃亏,赶忙接过了话头……即便是他平时胆子大,这时候了,还是谨慎地把声音压得极低,“你不知道啊?前两天后村的吴瘸子在山里弄了只野狐狸,扒了皮,偷着去卖了,结果呢,就被稽查队抓住了,非说他薅社会x义羊毛,吴瘸子不服,就低低回了句嘴:我这不是羊毛,明明是狐狸毛嘛!被人家直接就送进局子了,说他不但倒买倒卖,还态度嚣张恶劣,到现在也没放出来呢!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可他也不是个怕事儿的人,一想到家里的情况……

    低头空咳了两声,“那什么,就算真要去黑市卖人参,那也得是我去,我是个老爷们儿,被稽查抓住了,怎么折腾都行!你个小丫头片子,还是别淌这浑水!”

    “凭啥你去?”江一水断然拒绝,“你两眼一抹黑,哪儿是哪儿都不知道,我呢,早就做好盘算了!我去比你合适!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是老爷们,我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兄妹俩这就开始争上了。

    江天来一声低吼,“得了!别吵了!这又不是上光荣榜,你俩抢啥呀?我告诉你们,谁都不许去!当初,你大哥就是为了咱这个家,到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喉结滚动了两下,深吸了一口气,“反正,我才是这个家的户主,赚钱养家是我的事,轮不到你们小孩崽子出头!”

    边说着话,边把烟蒂往地上一扔,用脚狠狠的碾灭了,“你们都别说了,我现在就去找村长,向村委会借点钱,实在不行了,咱就把房子和家里的东西全卖了,先把这关过了!卖参的事儿,以后谁也别提!”

    干脆站起身,捏着空拳,照着儿子的肩膀打了一下,“你给我听好了啊,别上工了,就在家给我看着你妹妹!她要是敢偷着跑去县里,出了半点差错,我回来就把你腿打折!”

    抬腿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江一水迈步就要追。

    江一山横跨了一步,把她拦住了,双手抱胸,“你去哪儿?爹走远了,他让我看着你!”

    江一水半仰着头,瞪了他一眼,“切!哥,你看着我干啥?求人不如求己,100块钱是那么好借的吗?爹在外面,不定得怎么低声下气求人呢?我去把他叫回来!我说了有办法还钱,就是有办法,你们怎么不信呢?”

    “不听!不听!你别给我洗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一水一见说不动他,眼珠一转,又甜甜的笑了,“哥,你这么眼睁睁地盯着我?那一天5分钱的工分,不就没了吗?咱家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……这样吧,你如果不放心我,干脆就把我锁屋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不!你少糊弄我!”江一山像一只执着的羊,在门边一站,“我还不知道你?我锁门,你就能跳窗户翻墙,你的鬼心眼儿最多了。妹,爹和我都是为你好,卖什么参?去什么黑市?那就不是你该去的地方。你个女孩子,就稳稳当当在家待着得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观念就不对!女孩子怎么了?女孩子就不能出去赚钱?”

    兄妹两正在屋里掰扯呢。

    忽听的窗外一声娇笑,“干嘛呢?你俩又掐上了?”
相关文章
  • 每天晚上皮肤痒,小刚与家族女人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好大好涨水好多bl,太史阑容楚第一次...

  •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,警花短裙被...

  •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,啊唔啊嗯...

  •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,呻吟_m开腿绑在...